【“與新中國同行”征文】漫漫求學路

文章來源:應急管理部離退休干部局 作者:李士翹 時間:2019年11月16日 字體:

姨甥同班成佳話

我老家在遼寧省阜新縣靠近內蒙古的一個山村。共和國成立那一年,我剛滿十周歲。解放后的農民最大的心愿是“翻身學文化,不當睜眼瞎”,一方面自己進夜校學識字,一方面把孩子送進學堂讀書。當時政府非常重視教育,修葺校舍,聘請教師,村里成立了完全小學校。早幾年參加革命的我的小姨夫朱國忠當上了校長,國家又從外地分配來包明玉、張靜民等年輕教師,他們都是初師以上文化,在村民看來是最受敬重的有學問之人。學校一時熱鬧起來,不但適齡兒童爭相入學,連早已過了學齡的年輕人也想乘最后一班車。于是夫妻同窗的有之,叔侄共讀的有之。我的三姨陳桂枝遠嫁北鎮,姨夫高中未畢業便參加了解放軍,姨母只好回到原籍。三姨長我11歲,抱著女兒與我同班上學,姨甥共讀一時傳為佳話。

一紙軍書寄雙情

我的語文老師張靜民,阜新縣東梁人,高個長掛臉兒,溫厚和藹。一天午間張老師在辦公室小憩,一個同事想驚嚇他拿起銅鈴在他臉旁猛搖,不慎鈴鐺突然脫落砸向臉部,頓時鮮血溢流,可惜張老師俊俏的面容永遠留下了一道抹不去的疤痕。張老師并沒有為這件事責怪那位惡作劇的同事。張老師帶家屬住在我家兩間下房,東北天寒冬天屋里須生火取暖。張家借我家漆面木凳放火盆,沒過幾天熾熱的火盆便將凳面烤成黑炭狀。師娘不好意思地對我奶奶說:“大媽,凳子讓我給弄壞了”,奶奶說:“沒啥,別在意”。奶奶找來一塊壓咸菜缸的石板遞給師娘,說墊上它凳子就可以接著用了。因為有這層關系,加上老師疼我是個沒媽的孩子,父親又參軍在外,對我的功課就格外上心,有時候還給我吃點“小灶兒”。

由于恩師的指點我學業進步很快,幾次考試都是全班第一名。這一好消息不久便傳到了南方部隊我姨夫和我父親那里。首先傳播出去的是我的同班同學桂枝三姨寫信告訴了姨夫,姨夫又寄函報知了我父親。姨夫所在部隊是46軍137師409團,當時駐防河南道縣。父親所在部隊是38軍114師直屬炮兵營駐守河南唐縣。姨夫用團政治處宣紙公用箋鋼筆藍色墨水在給父親的信中寫道:“士翹不僅在高一讀書沒因母病故而失學,且是首屈一指的優等生,以聰明伶俐的天資孜孜苦學”。父親收到信后用這張信紙的背面以毛筆給家里寫信,囑我“好好學習,后生有望”。這件“一箋雙墨寶,殷凝兩代情”的戰地軍書我一直珍視保藏至今。

得升中學遂父愿

1950年夏,正當我讀高一(小學五年級)明年即將畢業考升初中的時候,美帝侵朝戰爭爆發。父親所在部隊秘密地從河南調回東北遼寧開原縣待命。預料到一場大戰將臨,父親連續給家寄來數信,大有交代生前身后事之意。父親1919年生,河北撫寧人,先是在老家讀了四年書,后隨我爺爺闖關東,到東北后又讀了兩年,前后有六年私塾的底子,又略懂一點三角幾何知識,1948年參軍后便被分配到炮兵任觀測員。1949年初雪紛飛的日子,母親連續幾天高燒一場肺炎奪去了她年輕的生命。母親病故我家如高山傾倒立刻陷入困境,爺爺奶奶年過七旬,兩個妹妹只有六歲四歲,家中外無耕田種地之男、內缺擔水做飯之婦。

父親來信對家庭的窘況明了在心,但絕不言表于外,他唯一念茲憂茲的是如何不使我輟學能夠考取初中續讀。我縣中學在縣城北關,距我村120華里,上學須乘膠輪馬車翻山越嶺、涉水過河,還要中途住店投宿第二日才能到達。學子艱辛可以磨煉意志這不在話下,最大的難題是我家無任何進錢之道,讀初中的費用沒有著落。

當年十月父親入朝作戰過江時,曾對他一位姓竇的戰友說:“這次進去我恐怕回不來了”。父親深知這次大戰的慘烈,他是抱著視死如歸、關山萬里赴戎機的決心抗美援朝的。不料父親一語言中,他于1951年3月5日在朝鮮德川犧牲。

1951年夏,我村解放后第一批高小學生畢業,因為山村太窮30多名同學中只有2人到縣城報考初中,一名是我——烈士子女可以享受國家助學金,一名是姓翟的同學,家里開藥鋪,小有積蓄。我到縣城堂姐家住了半個月等待試后發榜。發榜那天我在長長的錄取名單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我的那位同學因塞北風沙患上重度沙眼體檢不合格未被錄取。這樣我便成為我村第一個讀中學的人。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