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弦和:弦響和鳴 用真情詮釋角色

文章來源:光明網 作者:袁晴 時間:2019年10月29日 字體:

愛聽廣播、愛看晚會、愛聽朗誦的人對“瞿弦和”這個名字一定不陌生。他是演員、主持人,同時也是著名的朗誦藝術家,在很多重大活動的現場,幾乎都能尋到他的蹤影。他在電視主持、廣播朗誦和為譯制片配音中,用聲音和情感為觀眾和聽眾塑造出一個又一個性格各異、豐富多彩的人物形象。

瞿弦和很忙,一見面他就表示自己的演出時間表已經安排到了12月底。已過古稀之年的瞿弦和早已退休多年,但“退而不休”似乎才是他現在生活和工作的常態。

圖為國家一級演員、著名朗誦藝術家瞿弦和。

華僑歸來:“大西北馳騁理想”

瞿弦和1944年出生于印尼蘇門答臘。他的父親早年曾追隨周恩來等老一輩革命家參加過“八一”南昌起義和廣州起義,后來去了海外,先后在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的華僑學校當老師。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后,出生在海外的瞿弦和隨父回國并定居北京。

從小愛唱歌跳舞的瞿弦和回國后參加了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少兒演播組和北京市少年宮戲劇小組,他至今還記得當年康英老師教他演播的第一篇散文題目《為軍屬徐大爺砌臺階》,第一首詩是蘇聯兒童詩歌。瞿弦和說,這些有關藝術方面的教育經歷為他后來的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1965年,瞿弦和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后,投身到最艱苦的大西北建設,在個人填報的五個志愿欄里,他依次寫下的都是“青?!?。在青海省民族歌舞團和話劇團里,瞿弦和與同事們一起在青藏高原上馳騁理想,為大西北牧民和百姓演戲唱歌。他在許多劇目中擔任主要角色,也由此打下了扎實的藝術功底。

根在煤礦:“烏金大獎是褒獎”

1982年,37歲的瞿弦和在中國煤礦文工團全體員工的無記名投票選舉中,被推選為話劇團團長,兩年后又挑起了總團團長擔子,成為國內首個民選的藝術團團長,同時也是全國最年輕的文工團團長。

在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的崗位上,他一干就是30年。說到在中國煤礦文工團的這段經歷,瞿弦和感慨很多。

中國煤礦文工團是個特殊的團體,主要服務對象是煤礦工人。從就任團長的那天起,瞿弦和就時常提醒自己和其他演員,為煤礦工人演出關乎責任、關乎良知,不論條件如何艱苦,只要有礦工的地方,就要有煤礦文工團演員們的歌聲和舞姿。遇到特殊情況,哪怕只為一個礦工演出,他們也會安排演員來一場特殊的“專場演出”。

出任團長期間,瞿弦和思考的更多的是關于節目形式和內容創作方面的問題。什么樣的節目符合時代需求?什么樣的節目能更好展示煤礦工人的真實生活和社會形象?優秀的文藝作品,從來都是在不斷的打磨和實踐中創作的。經過不斷的學習和實踐,團員們組織、發掘了一批批優秀藝術項目,創作、演出了一場場精彩文藝節目。除了走進礦區,他們還將一些優秀的作品在全國各劇場進行演出。這支被礦工兄弟們譽為“不拿風鎬的采煤隊”,通過一個又一個精彩誠心的節目走近了煤礦工人,同時也豐富著人民群眾的精神和文化生活。

“我們的根在煤礦,我們的主要演出陣地也在煤礦。離開礦工,文工團就沒有存在的意義?!閉饈泅南液馱詰H沃泄嚎笪墓ね磐懦て詡渚9以謐轂叩囊瘓浠?。這既是煤礦文工團求新求變的最高境界,同時也是瞿弦和弘揚傳統特色的最實底線。

作為藝壇常青樹,瞿弦和的藝術人生獲獎無數,但他自己最為看重的還是全國煤炭系統“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的獎杯和“烏金大獎”。尤其是“烏金大獎”,烏金,是對煤的美稱。這個來自煤礦,來自礦工的獎項讓瞿弦和激動不已。

文化傳播:“架構橋梁講故事”

文化,承載著一個國家的價值觀念。文化“走出去”,是增強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的重要內容。近些年,國家積極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取得了很大成績。

瞿弦和說:“文化走出去本身也是文化自信的一個體現。我本人走了將近50個國家,我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整個世界對中國了解還非常少,很多人不了解中國,更不了解中國的文化。作為搭建傳播中國文化的橋梁,中國文化在走出去的同時,我們要考慮傳播內容的豐富多彩,形式上的多種多樣,作品要反映國家的正能量,用實際行動講好中國故事?!?/p>

退而不休:“小車不倒只管推”

瞿弦和常年在電臺、電視臺擔任小說連播、配樂散文、詩朗誦等工作,為數百部集譯制片主要人物配音,朗誦的詩歌名篇《秋歌》《雷鋒之歌》《風流歌》《大堰河,我的媬姆》《小草在歌唱》《我是青年》以及長達三十年的《黃河大合唱》的朗誦,這些都在全國產生了廣泛影響。

幾十年來,瞿弦和朗誦了千余部長篇小說及詩歌,他的聲音寬廣、醇厚、純凈,沉穩深邃而又激情澎湃,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和震撼力,引發聽眾產生強烈的情感共鳴。他的朗誦作品,常常能讓聆聽者熱血澎湃、感動落淚。

如今已經75歲的瞿弦和鮮少休息。愛人張筠英說他就是一陀螺,小鞭兒就在他手里,天天抽得自己團團轉。雖然已經退休,但他依然奉行的是“寧可累死不能閑死”“小車不倒只管推”的原則。

?

相關鏈接:

文化藝術傳播要注重內容創作和形式創新

——專訪國家一級演員、著名朗誦藝術家瞿弦和

作者:袁晴張悅鑫

瞿弦和,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國家一級演員。曾任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現顧問),首批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中國十大演播家之一,曾獲首屆中國話劇金獅表演獎,文化部授予優秀話劇工作者稱號。主演話劇“年青一代”、“青松嶺”、“艷陽天”、“創業”、“趙武靈王”、“特別記者”、“仲夏夜之夢”、“特洛亞婦女”、“捕鼠器”、“高山巨人”、“打春”等幾十部話劇。曾在國家大型晚會擔任主持人(新中國成立60周年、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抗戰勝利70周年、長征勝利80周年等)。朗誦代表作(首誦)“秋歌(郭小川名作)”、“風流歌(紀宇名作)”、“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名作)”、“小草在歌唱(雷抒雁名作)”、“我是青年(楊牧名作)”等。擔任20世紀華人音樂經典“黃河大合唱”的朗誦者長達三十余年。第八、九、十、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現為中國詩歌學會朗誦演唱專業委員會主任。

北京是一個哺育我成長、使我難忘的城市

記者:您曾經生活在海外,新中國成立以后跟著家人一起回到國內,您的藝術生涯是否受到北京這座文化名城的滋養?

瞿弦和:我是1944年出生在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島,1950年從新加坡回國。我從國外回來,從香港走的臺灣海峽,直接到塘沽,然后從塘沽到的北京,一開始跟祖國接觸印象最深的就是北京市。

我在北京上的小學、中學、大學,大學畢業以后,到青海工作了八年,然后又回到北京。如果從1950年開始算的話,那我在北京生活60多年了,我今年75歲。北京也是我生活時間最長的城市,可以說我的藝術經歷也是以在北京為主。北京是一個哺育我成長、使我難忘的城市。

回到國內以后,我最早參加的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少兒演播組和北京市少年宮戲劇小組,應該說這兩個活動對我影響非常大。把我從小就引上了一條藝術教育的“正路”,所謂的“正路”是說它是正規的藝術教育,沒有走旁門左道,完全按照藝術規律進行教育的。應該說,這些教育經歷為我后來的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藝術團體豐富人民文化生活

記者:您曾經擔任過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您覺得藝術團體在北京城市文化建設中承擔什么樣的角色?

瞿弦和:擔任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的這段經歷是很難忘的,團長一職我擔任了30年。

中國煤礦文工團跟別的團不太一樣,它是一個工人文藝團體,產業文工團。它成立的很早,在解放戰爭時期就成立了。這個團主要的服務對象是煤礦工人,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每個省只要有礦的地方我們都去過,它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團體。

當然,這個團體也像其它文藝團體一樣,它在社會上的作用就是豐富人民文化生活,陶冶人的情操,鼓舞人的斗志、干勁、熱情。

記者:作為中國煤礦文工團曾經的團長,您當年在帶團過程中有沒有遇到過一些發展方面的困惑?

瞿弦和:困惑很多,當時最大的困惑就是經費。到現在我也覺得,單純依靠市場經濟的運作和票房價值來養活文藝團體是不太現實的,這似乎也不太合乎一個藝術團體建設的規律。它應該有一定的支持,這種支持包括國家的支持,包括民間團體企業的支持,也包括藝術團體自身的價值創造。現在這個階段,我覺得比我們那時候強多了。中央和各級政府在政策和資金方面都在加大對文化發展的扶持力度。只要你有好的想法、好的劇目、好的題材,就會有專項資金來扶持你,這個已經解決了很大的問題。

還有一個困惑就是文藝市場上,這樣一個團究竟要演什么樣的節目才能符合時代的需求?怎么能弘揚主旋律?怎么樣用團里的節目更好地為礦工服務?這看起來是一個要調節好的問題。在實際工作中不斷琢磨,要創造出優秀的、能反映社會的節目,甚至引進一些國外的劇目送到礦區,讓礦工們開開眼界,了解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創作人員創作出一些反映煤礦工人的犧牲自己照亮別人的崇高精神和反映煤礦工人的文藝題材。將這樣的作品在城市里演,在社會上演,讓大家知道煤礦工人的貢獻,以此提高煤礦工人的社會地位,改變煤礦工人的社會形象。

發揮文藝協會平臺力量促進文化發展建設

記者:現在有很多文藝協會平臺,請您從藝術創作的角度,談談如何用好各類文藝協會平臺,促進文化的發展、建設?

瞿弦和:我當了多年的中國文聯全國委員,也當了15年的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同時也擔任過中國話劇研究會多年的副會長。

這些文藝協會本身資金都不多,讓他們單獨扶持一項什么事兒也非常困難。但是,這些協會在專業上有長處,它可以為藝術家搭建很多橋梁,這個橋梁不光是聯系的橋梁,同時在藝術建設和藝術探討上都可以搭橋。比如說中國戲劇家協會,它舉辦了很多話劇匯演、小品大賽、梅花獎評獎、話劇金獅獎評獎,都是協會可以搭建舞臺,讓演員可以有用武之地,可以展現自己的才華,可以促進某一個劇種的發展。

文藝協會的力量是無可比擬的,包括到現在為止,中國戲劇家協會依然保留了梅花獎,還有評獎活動。協會對每個劇種的建設,我覺得是有很多幫助的,所以我覺得今后協會的力量還要充分的重視,還要發揚。

記者:新時代對文藝創作發展提出了新要求,文藝工作者如何適應新時代對于文化建設的需求?

瞿弦和:習近平總書記對文藝工作者的要求很鮮明,要堅定文化自信,堅持服務人民,堅守藝術理想,不斷創新創造。實際上,我們老中青三代文藝工作者都是要堅持弘揚主旋律,這是非常重要的。弘揚主旋律,還有一個“高峰”“高原”的問題?!案叻濉焙汀案咴鋇奶岱ㄎ揖醯錳岬姆淺:?,我們出了很多作品,有的好作品可能得了一個獎,就“刀槍入庫”封起來不再演了,不再提高了,“高原”之上出“高峰”是很不容易的?!案叻濉輩喚鍪侵缸髕返乃?,還有我們為人民服務的精神的升華,是深度和高度的問題。

記者:您剛剛提到“文化自信”,您覺得文化傳播中怎么體現“文化自信”?

瞿弦和:文化自信,我的理解是兩方面。一方面是對自己中華民族悠久文化的一種認同和自豪,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只有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你才能自豪。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從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到明清小說,這絕對是讓我們文化感到自信的豐富內容。另一方面,就是要堅定相信中國的文化藝術工作者,他們的能力,他們的思想水準,他們為人民服務的態度,你要堅定的相信。文藝界的人是非常有覺悟的,思想高度是非常高的。這是對我們的文藝工作者的信任,要包含在文化自信里面。

文化走出去本身也是文化自信的一個體現。我本人走了將近50個國家,我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整個世界對中國了解還非常少,很多人不了解中國,更不了解中國的文化。作為搭建傳播中國文化的橋梁,中國文化在走出去的同時,我們要考慮傳播內容的豐富多彩,形式上的多種多樣,作品要反映國家的正能量,用實際行動講好中國故事。

記者:北京文化內涵是“紅色文化”“京味文化”“創新文化”“古都文化”。您覺得在建設全國文化中心過程中,如何更好地發掘北京文化內涵?

瞿弦和:我覺得這四種都不能孤立的代表北京文化。北京有悠久的歷史,接觸全世界的面最廣。外來文化在北京有很多,比如芭蕾舞和交響樂,在北京也非?;鈐?。所以,這四個文化單獨拿出來哪一個都不能代表北京的特色,北京文化是首都文化,是引領文化,是一個綜合文化。

挖掘北京文化,應該是從不同的藝術形式來挖掘。北京有非常多優秀的藝術團體,中央團體都在這兒,應該充分發揮中央文藝團體的作用。

——光明網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