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使人看向更遼闊的遠方

文章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梁鴻鷹 時間:2019年04月08日 字體:

文學的力量不同于政治、經濟、軍事、科技,主要訴諸人的精神,影響人的精神。文學要勇于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勇于記錄新時代、書寫新時代、謳歌新時代

無論就文學所提供的認識資源也好,還是文學揭示的教訓、借鏡、真理,抑或是文學對人類審美感受、認知能力提升所擔負的責任而言,都已經證明了文學絕非可有可無。文學能夠為避免人陷于狹隘、自大或無知等發揮作用,有助于啟發人們認識天外之天,看向更遼闊的遠方,指引著人們去洞悉更幽深的精神領地。文學促使人不那么麻木不仁、不求甚解或心懷成見,文學把過去現在積累起來的生活經驗、社會思考傳遞給人類,讓不同地方的人們都能從中汲取營養,使自己獲得更多與他人交往交流的智慧。

文學的力量不同于政治、經濟、軍事、科技,主要訴諸人的靈魂,影響人的精神。文學對人的精神和人的心靈發言。文學要勇于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勇于記錄新時代、書寫新時代、謳歌新時代。文學以形象表達世界,分享人們對生活、對世界、對自然的看法。文學揭示種種秘密,積累和凝聚智慧,使人的精神得到充實,靈魂得到澆灌,積攢起對抗外部世界的信心,克服孤獨恐懼,渡過漫漫長夜。文學在進化中還獲得了一種超脫物質利益和現實功利糾纏的能力,我們不指望文學解決具體的實際的生活問題,而希望文學提供精神上的愉悅,如果沒有作家筆墨的裝扮,世界會顯得無比枯燥與平凡。文學使人們產生一種脫俗的沖動,心靈得到啟迪、凈化,精神得到指引,文學讓我們去追求非現實的理想,幻想現世之外的境界,達到對世界和自然的透徹領悟,增強內在修養,豐富精神修養。

文學無論多么超凡脫俗,都是小說家或詩人從人生出發,憑借歷史現實,經由語言及虛構等途徑,去構建出的一個個新的宇宙和人生活其中的世界。憑借文學這個媒介,人們之間在交流的時候,不管地理距離相差多遠,文化差異有多大,總能找到共同話題。文學注重向人難以認識的精神領域展開全面掘進。但,人的精神領域是如此的復雜、深邃、不可理喻,且具有相當大的個人性、差異性、隱秘性甚至黑暗性,人的內心世界之博大、駁雜,很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奇妙的存在。文學讓人們不得不承認,人類對許多問題的看法是如此相似、接近,以致于不管地域相隔多遠,種族相差多大,對美丑、生死、愛恨、情仇的看法居然相差無幾。比如,中國人相信相愛的人可以心有靈犀一點通,國外的小說家也認為,陷入熱戀的情人一定會有“通感”。

現實世界的博大為文學創造、言說、描寫開辟了巨大空間和可能。文學這個領域太神秘,太變化多端,有人將畢生精力投入其中,因其無窮魅力,而使不少人甘愿放棄自己的一切。文學收獲之難,在于作家和其他人一樣,面臨著巨大的困境、苦惱。他們經常受到語言與虛構、歷史與現實的困擾。人們所知的歷史已經是呼嘯而逝的過去,已無法改變,而面對的現實卻如此喧囂、復雜,甚至超出了虛構的能力,如何用自己的筆,富有感染力地反映出每天都會有的巨大波動和變化的現實,揭示出歷史現實當中人的喜怒哀樂,反映出對未來的向往,對人生的看法,呈現歷史規律,對每個作家都構成了強大的考驗。

人們希望通過作家的描寫,看到不同國家的歷史發展,不同民族所經過的種種波折。文學對抗世界的不完善,作家寫出現實和人們所想象的距離之大,寫生活的不完美,精神的瑕疵,與理想的差距。寫人與人的隔閡,寫人的固執己見,寫人有思考的能力卻沒有行動的能力,寫兩性之間理解的不充分。文學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是脆弱的,應對這個復雜的世界,需要克服自身許多弱點。同時也昭示人們,人可以憑自己的意志力、良心,使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和完善。讀者不一定完全相信作家所寫的東西,作家也有充分的理由說,我寫的本來就不是為了讓所有人相信,我寫的是我心目中的歷史,是經過處理的現實,提供的營養元素與歷史學家、新聞記者不同。

生活的河流每天奔騰不息,身處現實之中的人們,以不同的方式參與生活的構建,文學主要不是為生活提供具體的指南,而是再造一個個想象的現實,讓人們從中尋找一些印證、暗示與對照。古今中外的作家以自己的作品證明,人在處理自己和現實、自己和社會、自然等關系方面有著非凡的智慧,文學有理由加以記錄,鼓勵現實中的人從中能夠有所汲取。


相關文章